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[現代奇幻] [经典回顾]律子的秘密空间
本頁主題: [現代奇幻] [经典回顾]律子的秘密空间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
叶的夜 [樓主]


級別:俠客 ( 9 )
發帖:146
威望:189 點
金錢:1112 USD
貢獻:503 點
註冊:2015-09-19

「你们知道吗?那两个居然射了一次就不动了!害得我满腔欲火无从发泄,
只好拿出我的小P……」

由子打断宁子的抱怨,道∶「小P?」

唯叹了口气道∶「宁子的假阳具啦……」

宁子笑道∶「对对,就是那个……啊,对了,害我只好用小P来消火!所以
等他们早上起来之後,大姊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罗!」

下午,虽然气温很低,不过冬阳倒是遍撒温泉,之前的绩雪也显得格外耀眼
亮丽。

唯、宁子、千里及由子正泡在温泉里享受享受,并舒解一下从昨天一直到现
在的疲劳。

这时池子的门打了开来,大家回头一看,原来是律子。

律子看起来气色很好,她走进池子里,笑道∶「大家那麽早就来了啊?」

由子微笑道∶「还早啊?快三点罗~~」

千里问道∶「我们在讲昨晚的男人。律子呢?你可是独享那个老兄的喔!」

律子的脸马上红了起来,不过眼眸中却闪着兴奋的光芒。她微笑道∶「很不
错!」

由子问道∶「怎麽不错法?」

宁子嘟着嘴道∶「对啊!怎麽样的不错法嘛?我们都只有一个下午,小律居
然,嗯~过一个晚上还不够,甚至窝在房间里一直到下午?」

律子笑道∶「啊啦!我早上就出来罗~~」

千里道∶「早上?」

「对啊!而且啊~~~」律子的情绪逐渐带了起来∶「我跟你们讲喔,昨晚
我们虽然只做了两次而已,可是他的手指……嗯~~真的太棒了!光是这样我就
快受不了了……还有啊,不知道为什麽,我蛮早就起来了,没想到小田原已经起
来了,他正在看我的全身,呀~~真不好意思!然後啊,他就把我抱起来,那话
儿就进来了……啊~~千里,我生日那天西尾也这麽做过喔……然後我们就这样
结合在一起,到男用池去了……一路上他还向员工打招呼呢!」

宁子挥着她的拳头,不甘心的道∶「为什麽只有小律可以这样?为什麽!为
什麽!」

律子一笑之後继续说道∶「还有呢!进到池子里之後才发现原来有一对父子
正在里面喔~我当然会不好意思啊~~不过小田原还是跑去邀请父子俩,他自己
的在我体内,要我用手还有嘴巴替那两位服务……」律子的眼睛像蒙了一层纱一
样,而且胸部起伏杂乱,脸庞潮红,彷佛那只肉棒正在体内猛力的打桩似的,她
兴奋的说道∶「我跟你们说啊,那小男孩射得好多呢~要不是他们一早就要回去
了,小田原还想请他们到房间里呢!呀~~好丢脸喔~~~」宁子听得跟律子一
样兴奋,但是其它三人都傻住了。

倒不光是律子讲的故事很刺激而已,主要是惊讶於律子的转变。虽然知道律
子偶而会有惊人之举,像拍「暴露游戏」时一样,不过以前的律子非但不敢讲这
些事,就算听人家讲也会弄得面红耳赤……现在居然可以「咭咭咯咯」的说个不
停?!

「不过呢~」比起刚刚的媚态,这时的律子已经较为镇定了,她笑道∶「只
要浩司再会些技巧,他会比小田原更棒喔!」

唯道∶「喔……从昨晚的宴会,到刚刚的描述,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中泽君
了呢!」

律子笑道∶「怎麽会?要不是唯,现在的我不是以泪洗面,就是会整天的提
心吊胆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有信心让我和浩司达到棒的境界的~~」

千里微笑道∶「这可是你的责任喔!」

律子点点头,笑容也显得格外的灿烂。

大家都知道,律子已经逐渐脱胎换骨了……或许,从Z企画室「毕业」的时
间已经也可以期待了吧。

就在这时候,池子的门打了开来,一位小姐的声音响了起来∶「你们已经来
啦?」

五个人转头一看,原来是温子等五位女将。

千里笑道∶「我们的小诗织正在倾诉她的热夜呢!很精彩的哟~~」

由佳得意的笑道∶「哇~~那是一定的嘛!诗织小姐,我家老公的那个很棒
吧?」

由佳她们加入之後,池子里变得更为热络了,大家继续谈起昨晚的韵事……
有人手舞足蹈的表演起来,让水声四起;也有在说到精彩处时,大家爆出亢奋的
笑声及「呀~呀~」叫声。虽然是冬天,但热情的声音仍然让女用池中充满着春
天的气息。

十位女孩子在池子里嘻嘻哈哈的渡过一段轻松及欢乐的时光,直到夕阳逐渐
西沉。

千里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便拍拍手道∶「好啦!晚上也有宴会,不要忘了,
还要拍一些东西喔~~」

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趁着男人们跟唯她们在房间里大玩NXM的游戏时,律子一个人趁着机会又
跑到池子里泡一泡。因为等会儿还要拍片,所以律子也向旅馆要了一些酒。

律子在脱衣间里脱好衣服,并稍为冲洗身体一下之後,便裹上浴巾要去女浴
池。无意间律子转头一看,看到了「混浴」两个大字。

「嗯,现在应该没有人吧?」律子心里这麽想着。

或许是听女将们说混浴池的环境不错,也或许是……潜意识的渴望,於是律
子转身走进到混浴池里。

先不管什麽潜意识不潜意识,眼前的池子果然不错!虽然是晚上而看不到风
景,但完全开阔的星空确时让人心旷神怡;而且由石块构成的池子不但比女用池
大了许多,其摆置也和房间一样显得自然雅致。

律子很开心,因为这麽大的池子就由她一个独享!律子到较为里面的一块石
头前坐下,因为旁边刚好有个空间可以放酒。

只不过喝没两杯,律子就听到靠门的那一边有些水声响起。律子的心头猛跳
了两下,因为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会闯进来!律子从岩石後面探出半个身子
来,想看看进来的是哪一个。进来的……是个男人,他正在试水温。

突然间,那个男人抬起头来,刚好与律子四目相对。律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
好大!这个男人……不但认识……而且……

「浩司!」一瞬间,律子的心脏像要跳出来似的,这可是完完全全的意外!
「他……他怎麽会来这里?」

原来是浩司的课长很喜欢日光的温泉,趁着工作告一段落,他们便绕了点路
到日光来享受一晚的温泉及宴会。本来在宴会结束後大家都就寝了,但在宴会中
被灌了不少酒的浩司,却在床铺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「那就再去泡泡温泉吧!」浩司这麽决定。反正到了温泉圣地,那就用温泉
来引起一些睡意吧!

当浩司发现男用池也过了关闭的时间,於是同样也猜想应该没人的他便进到
混浴池来。只是万万没想到里面不但已经有人,而且还是个……很漂亮的小姐。

不过当律子还在手足无措的时候,浩司倒先开了口∶「对……对不起,我以
为池子里没人,所以……」

这又出乎律子的意料之外,浩司居然没有认出自己?!

律子蓦然想了起来∶「啊……我现在是西原诗织,不是中泽律子。」

为了掩饰身份,每次律子到Z企画室拍片时都要更换发型并泄色,这次旅行
中因为也要拍片,为了省麻烦,律子就一直保持着诗织的造型。加上温泉里的雾
气,酒後的浩司认不出来是可以理解的。

浩司转身准备要退出,不过已经镇定下来的律子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∶虽
然西原诗织就是中泽律子,但是如果以西原诗织的身份勾引中泽浩司的话……

律子高中时是广播社的一员,曾受过一些声音的特训,这个时候可派上用场
了!

「先……先生!」律子用一种与律子完全不同的成熟声音叫住了浩司∶「外
面蛮冷的……不介意的话,一起泡好吗?」

浩司「咦」的一声∶「可是……可是您已经在里面了啊!」

律子抿嘴一笑道∶「可是这也是混浴池啊!其它的池子……应该关了吧?」

浩司想想也对,而且光着身子在那麽冷的天气中站了半天,不暖和自己一下
的话会感冒的!於是在道了声「打搅了」之後,浩司也进到池子里--不过离律
子远远的。

看到浩司还是那麽的诚实,律子心里不禁一阵刺痛……一开始或许是因为无
知,但後来自己毕竟无法,也不想抗拒男人的诱惑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次是律子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机会!由於个性使然,不管在
家里,还是在Z企画室,律子一向都是被动的接受男人。所以即便律子已经藉由
一次次的行房慢慢把浩司引导过来,但进展仍是有限--而且律子也不想让浩司
有任何产生怀疑的机会。

所以这次不一样,中泽律子很难做得到的事,西原诗织却可以尽情的放肆!

律子转过石块,邀请浩司道∶「这位先生,我这边有些酒,不知道可不可以
……嗯,赏光呢?」

浩司愣了一下,因为他没料到里面那位小姐会出面邀请。他略带尴尬的回答
道∶「这……不好意思吧?而且……我已经喝过酒了……所以……」

律子微笑道∶「不用客气嘛,反正一个人也挺无聊的,不是吗?而且……既
然已经喝过了,那麽再喝一点,我想会更舒服的喔~~」

会不会舒服浩司可一点也不晓得,但是不知道为什麽,他觉得这位小姐有种
似曾相识的亲切感,不由自主的便同意了。

两人对饮了几杯,律子道∶「啊,我们还没自我介绍呢!我是西原诗织,请
问先生的贵姓大名是……?」

浩司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,他道∶「嗯,中泽……中泽浩司。西原小姐,幸
会了。」

律子微笑道∶「中泽君是来渡假的吗?」

浩司道∶「其实是工作……」浩司把他为什麽会到日光来的理由说了一遍,
然後问律子道∶「那……西原小姐呢?」

律子道∶「我是跟朋友们一起来的。」

浩司道∶「这样啊……」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小小的∶「不会是隔壁的那一群
吧……」

「咦?」律子帮浩司倒了杯酒,笑道∶「您在说什麽呢?」

浩司不好意思的笑道∶「没……没什麽,只是当我们在吃饭的时候,到在我
们房间隔壁的客人们……呃,有点喧闹,有点……嗯,香艳……啊!不过我想西
原小姐应该不会里面的。」

「香艳?真糟糕……」律子在心里吐了吐舌头。

跟前一晚的宴会不同,因为要拍片,所以今天的宴会从一开始就已经很「正
常」,不但女孩子们必须要裸体陪酒,而且还有一些挺变态的游戏。

其中的一个游戏是在限定时间内,看哪一组的女生能用嘴巴让最多个男人射
精。由於是用抽签的方式决定参赛者,结果律子及由子的手气不佳,同时中签。

既然抽中了也就没有办法,律子和由子两个跪在地上,努力的吸吮旅馆组的
男人;当然,旅馆组的由佳及温子也对企画室组的男人做同一件事。

律子和由子两人虽然对口交并不陌生,但是比起唯和宁子来说,还是小学等
级,甚至也不及千里的功力……所以败北的结果是可以预期的。

不过当律子及由子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回来的时候,却仍然得到千里她们热
情的欢迎,而且还帮她们擦掉脸上的精液--其中宁子是用舌头--因为她们已
经很努力了。

至於那些「把持不住」的男人们,可就受到千里她们毫不留情的嘲笑了……

但是这些都不重要。当律子的小嘴替男人的肉棒摩蹭的时候,浩司就在薄薄
的墙壁的另一边。

律子的子宫里传来了阵阵的麻痒……「为什麽我不会在里面呢?」律子微笑
道。

「因为……因为……」浩司摸了摸後脑袋,尴尬的笑道∶「其实我也说不上
来,不过就是没办法把西原小姐和那些事联在一起……」

律子替自己斟了杯酒,微笑道∶「有的喔~我在里面哟~~」

「咦?!」浩司惊讶的表情其实蛮可爱的。

律子喝了口酒,继续道∶「我不但在里面,而且还用身体满足男人的欲望,
更重要的是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,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让『那个人』满足他的欲
望,所以只好一次又一次的让其它的男人做……」

「西……西原小姐……」

既像告解,也像舒解压力,律子一股脑的把这个心里最大的秘密对丈夫和盘
托出。

「不过呢……」律子定了定神之後微笑道∶「我并不後悔,因为是为了『那
个人』,我愿意做这种事……」

浩司道∶「我……我不是很了解西原小姐说的事情,不过我想……嗯,既然
西原小姐那麽努力,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。」

律子笑得很灿烂∶「谢谢,我也这麽希望。」

虽然不是真正的谅解,而且浩司也并不了解个中缘由,但律子却觉得轻松多
了。

不过浩司却有另外一种心情。当他看着西原小姐的笑脸,心里则是微微一动
……除了因为西原小姐的笑容特别动人,在温泉润泽下的诱人肌肤,以及刚才听
到的一些「刺激的话」之外……她……好像是……

律子也注意到了,虽说浩司一直不敢正眼的看向自己,眼角馀光却不时的瞟
过来。不过……现在却带着些困惑。

律子心里打了个突∶「发现我是谁了吗?」於是她问道∶「怎麽了?是不是
我的脸上有什麽东西呢?」

浩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∶「这个……刚开始我觉得西原小姐有种似曾相识
的感觉,但现在看起来,却觉得西原小姐很像我内人,所以……」大概是察觉这
有点在吃豆腐,浩司赶紧解释道∶「西原小姐别误会,内人因为去伊豆玩,所以
……啊,我不是在占你的便宜,我是……」

看到浩司有些慌张的神情,律子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玩……律子心想道∶『原
来如此,浩司果然老实,因为我说去的是伊豆,所以他也就没有半分怀疑……也
好~~』

律子笑道∶「真的吗?有人说啊~~每个人都有一个分身……」她把身体靠
到浩司身上∶「那麽……今晚我就代替尊夫人……你看好不好?」

浩司吓了一跳∶「咦?这怎麽可以!」

律子搂住浩司的手臂,微笑道∶「为什麽不可以?我那麽糟糕吗?」

浩司急道∶「没这回事!没这回事……」浩司红着脸道∶「西原小姐……是
很动人的……」

律子笑道∶「那不就得了?」

律子靠在浩司的肩头,像自言自语似的说道∶「人啊……总是要有些密秘的
空间吧……」

律子的发丝摩擦着浩司敏感的肌肤,引得他的心头一荡……可是浩司还是勉
强的收慑住心神,他结结巴巴的说道∶「话……话不是这麽说啊。其实,我还是
觉得,这种事……要跟最亲近的……最亲近的……」浩司的呼吸显得相当粗重。

律子笑了笑,他知道浩司跟以前的自己一样,对於这种事着实难以应付……
也罢,那就用些激烈的手段吧。

「是这样子吗?我倒愿意请你进入我的密秘空间……」律子霍地站到浩司面
前,她解开浴巾,让诱人的胴体在丈夫的眼前尽情地展现出来∶「你呢?」

「西……西原小姐,这……不行啊!」浩司荒荒张张的转过身来背对律子,
一来非礼勿视,二来要遮掩自己早已不听使唤的那话儿。

律子从背後搂住浩司--她可以清楚感觉到乳房贴上浩司背上时,他那急速
的心跳--微笑道∶「还是因为尊夫人的关系吗?」

浩司道∶「是……是的,我不能对不起小……内人。可是,西原小姐也……
唔~~」突然间,律子抓住浩司的脸颊,用嘴唇阻止他说下去。

两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分开,浩司注视着「诗织」的眼睛,而他的嘴唇正微微
发颤∶「西原小姐,我……我……」

律子摇摇头,微笑道∶「叫我诗织就可以了……嗯嗯~中泽君,拒绝女孩子
的邀请是很失礼的事喔!」律子闭上眼睛,把头稍稍仰起来。

浩司再也无法抵抗了,他只觉一股血气上涌,便将诗织拥入怀里,低头吻了
下去。律子满心喜悦的回应浩司的拥吻,她紧紧搂住浩司的背,深怕他突然跑掉
似的。

不愧是夫妻,突然间两人同时分开,当四片嘴唇再次胶合的时候,律子的舌
头缠上了浩司。浩司靠在石块上,享受着温软的缠绵……

律子离开了浩司的嘴唇,来到他的胸膛,再转到可爱的肚脐,最後到达那片
由白色浴巾所包裹的区域……律子解开腰间的毛巾,矗立良久的肉柱立刻弹了出
来。这根既熟悉、又陌生的东西让律子看得眼睛发亮,她用有点颤抖的手一把抓
住,然後张口吞了进去。

「诗……诗织小姐……啊~~~」诗织的小嘴实在太厉害了,光是吸吮就已
经让自己的头脑几成一片空白,而她的舌头对敏感点的按摩,更是从未发现过的
绝顶享受!浩司完全不能抗拒这样的榨取,不一会儿,浓厚的精液便射上诗织潮
红的脸庞及卷曲秀发。

「对……对不起!我……我……」浩司看来狼狈至极,因为他从未有这样的
经验,而且还乱喷在一位美女的脸颊上!

但是对律子来说,她可是满心喜悦的接受浩司精液的洗礼。

律子摇摇头,微笑道∶「嗯嗯~~没关系,不必在意……」说着又张口吞进
浩司尚未稍衰的肉柱,仔细的将上面舔吸乾净。

「诗织小姐……这真是……」平常还算便捷的言语现在却显得异常迟钝,好
像除了名字之外,就只有道歉了。

温软的手指压住了浩司的嘴唇,律子微笑道∶「我说过不用在意嘛……」律
子的小嘴凑进浩司的耳边,轻轻吹气道∶「我很乐意的。」

律子柔软但有质量的乳房正压在浩司宽阔的胸膛上,发丝传来阵阵的芳香,
背上的肌肤也显得滑腻动人,本来就已经让浩司情迷意乱了。而盈盈的笑语及挑
逗的吹气,已经让浩司的理智彻底瓦解……

律子被紧紧的抱进浩司的怀里,又深深的吻了下去……而贴在律子下腹部的
肉棒不但早就恢复了精力,并且以强烈的脉动向律子倾诉着。

两人分开之後,律子妩媚的笑了笑,舌尖在樱色的嘴唇上轻轻滑过∶「想不
想要我?」

浩司胀红了脸,但欲望还是很诚实的……他点了点头。

於是律子要浩司坐下来,而她自己则跨站在他上方。再次抓住丈夫的肉棒,
对准花径的入口,缓缓的塞了进去。

「啊~~~~」的呻吟声在温泉上回旋,夫妻俩享受着被包裹及被充填的快
感……

突然间,浩司看到泪水从诗织的眼角涌出,他吓了一跳,他急道∶「诗织小
姐,你……你怎麽了?是我弄痛你了吗?」

律子愣了一下,才发觉泪珠正在脸颊上滑过,她略带激动的微笑道∶「啊咧
……怎麽这样……居然眼泪就这麽……啊~~浩……不,中泽君,您别介意,是
我太高兴了,我真的很高兴……」

律子有理由喜极而泣……快三年的时间,律子才第一次感受到丈夫的东西进
到体内时,身体会有被其它男人侵犯时那种趐麻的反应及……分泌的快感……

律子把泪水拭去,吻了一下浩司的额头,然後微笑道∶「让我动一下吧,好
吗?」

浩司有点不自然的点了点头,因为他没有这样子做过。但诗织一旦动了起来
之後,浩司才发觉有种不一样的感觉……从胯下传来的快感就先不提了,诗织满
足的表情,细微但醉人的呻吟,及上下晃荡的乳房……

浩司甩了甩头,因为他发觉眼睛都花了!浩司从没想过女孩子在享受时也是
如此的……动人,这真是在视觉上的快感。

对律子来说,这是个美妙的时光,在满溢的蜜汁的协助下,浩司的肉柱在花
径内不再迟滞难行,而以往的痛楚与不适全部转化成为巨大的快感,并从那一小
段区域渗透到全身的每个细胞。

虽然诗织的身体及表情很动人,但在不知不觉间,浩司紧闭起他的双眼,脸
上的肌肉也有点扭曲……他不太清楚是什麽原因,不过从肉棒所传来的快感的确
是和跟律子在一起时不太一样。

虽说有点对不起小律,但这快感确实更棒、更强烈!还没动多久,浩司就差
一点要撤守防线了!不过他想要多留在诗织的体内,所以他必需要用更强烈的耐
力来阻止那道开关。

看到浩司的表情,律子也觉得很开心,不过她还想要些更大的刺激……她抓
起浩司的双手,将它放到自己的双峰之上。

那是个触手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,跟律子的一样……但是那两粒挺起了的乳
头,却是极富性感的魅力。浩司睁开眼睛,看到律子的媚态……不需再用言语说
明,微微发颤的手掌用力地握住她,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後,浩司搓揉了起来。

「噢~~~~~~」律子呻吟着,享受这种激烈的快感……身体有了感觉之
後,律子会比较喜欢男人对她「粗暴」一些。律子加快移动她的身体,让浩司的
肉棒能更为舒解花径的麻痒。

一直都没有动的浩司在这种激励下也终於忍耐不住,下半身出现了不安的摆
动。「啊啊~~~」这摆动意外的刺激到两人的敏感带,律子仰起头,尽情的喊
出来。

浩司渐渐抓住了节拍,下半身的摆动也在律子的引导下慢慢的转为深层的打
桩。「哗啦~哗啦~」的水声从两人交合的部位响起,而在水音的衬托下,两人
的呻吟也显得特别的媚惑……

不知不觉中,呻吟的间隔越来越短,在一连串急促的「啊~」声中,两人逐
渐被推向绝顶的境界。

「浩司,我快要了……啊啊~~~~」律子首先突破了临界点,她甚至忘我
地喊出丈夫的名字。

不过浩司并没听到那两个字,因为他没有办法--律子那剧烈收缩的花径及
热情的体液,让浩司的眼前及思绪变成一片空白,在那瞬间,白浊的精液从出口
猛烈地爆发出来……

律子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,倒在浩司的胸肌上。她满心喜悦地品味着浩司火
热的洗礼、肉棒在射精之後的脉动,及两人杂乱的呼吸……

「第一次,真的是第一次!」而且……这还是最好的一次!

浩司大概也是这样的感觉吧!因为在这个时候,血液居然又逐渐往那个地方
集中了。

律子当然是千情万愿!她抬起头来,用湿润的眼眸凝视着浩司,腻声笑道∶
「既然是这样,那麽……我们到房间里,慢慢的……」

浩司吞了口口水,点了点头。

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千里和唯到律子的房间,想要叫律子去拍片,不过却没看到人。

唯说道∶「真奇怪,到哪去了?」

千里耸耸肩道∶「或许还在池子里吧,会不会泡昏头了?」

於是两个人便往温泉区走去,突然间一个人影闪过唯的视线,她赶紧拉住千
里躲起来。

千里小声的问道∶「怎麽了?」

唯用下颔指了指从不远处往两人方向走过来的男人道∶「那个男的,他是律
子的老公!」

千里道∶「嗯~~看来还很不错嘛……」

唯听了差点摔倒,她敲了下千里的脑袋,道∶「你在想什麽啊,问题不在那
里吧!」

千里道∶「怎样也好,他怀里可是抱着一个女人喔。」

唯道∶「嗯~说得也是,先跟过去瞧瞧吧!」

於是两人蹑手蹑脚的跟在後面。

浩司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,没有看到唯她们。就在要上三楼前,搂住浩司的
那个女人动了一下,结果因为角度关系,唯和千里都看到了她的脸。

浩司继续走上楼了,但千里及唯都顿在原地没有动。

过了半晌,唯问千里道∶「你……看到了吗?」

千里点点头,道∶「应该……吧?」

在那一瞬间,她们看到浩司怀里的女人就是律子。只是一时之间,她们实在
不敢相信那就是律子。

不过律子的表情看起来真的是很幸福的样子,尤其那种天塌下来也不怕的神
情,就算是唯也没见过……

远处传来房门开、关的声音,这样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已经很明白了。

唯和千里默默站了一会儿,然後千里问道∶「你想她是西原诗织还是中泽律
子?」

唯道∶「应该是诗织吧?我不相信那对圣人有那麽开放……不过律子那个看
起来很粗线条的老公居然会感情出轨,真是一大进步呢!啊~对了,片子呢?」

千里道∶「没办法,那就由我来吧。」

唯笑道∶「哦?那我可要好好瞻仰一下女王的风采罗!」

千里哼了一声∶「你也别跑!啊,还有一件事,就是要严格禁止那群色狼去
找小律,免得产生一个怨妇。」

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明天就要回到东京了,让野村及太田店长又有了个开宴会的藉口。

不过由子早早地就跟旅馆的小田原夫妇逃走,不知道到哪个房间消磨时间去
了。千里看到这种情况,也悄悄地溜出来,向店家要了一些酒及小菜,想要到女
用露天温泉去享受一番。只是没想到一转身,就看到律子笑嘻嘻地跟在她後面。

原来律子发现连千里都溜席,加上当时唯及宁子跑到前面大跳艳舞,律子知
道下一个绝对轮到她,所以也就跑了出来。

也好,一个女人在池子里喝闷酒也是挺无聊的,於是两人结伴一起前往。

日光的温泉真的是名不虚传,配上雾气飘邈,能有种让人心情舒畅的魔力。

千里喝了一杯酒,愉快的伸了个懒腰∶「啊~~啊~~一边泡温泉,一边喝
着酒,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呢~~~~」

律子倚靠在温泉边的石块上,满足地道∶「的确……啊~真是来对了~~」

两人喝了几杯,千里靠了过去,笑道∶「如何,跟丈夫的高潮?」

律子赧然一笑∶「别取笑我了,婚後快三年了才跟丈夫有第一次高潮,而且
还是在他不晓得的情况下……」律子抬起头来仰望满天星斗的夜空,悠悠然道∶
「不过,真的很棒~~」

千里问道∶「那後来呢?你老公不是要今天回去吗?那他还有没有和你……
嗯?」

「怎麽可能!那绝对会穿梆的!其实天还没亮我就回到自己房间了……」律
子叹了口气续道∶「唉~他这个人是很正经的,昨晚他是酒後自制力变差。而且
……而且是我在勾引他……」

千里故意问道∶「那你回去後要不要用话套他,例如假装无意间脱口问道∶
『有没有勾搭上其它的女人啊』之类的?」

律子略显尴尬的笑道∶「别闹了了啦,照浩司的个性,这种事打死他也不敢
说的,如果我还这样问他,只怕他会受不了……只是对他很抱歉,外遇对象居然
是自己的妻子。」

千里哈哈大笑道∶「我真服了你们夫妻俩,怪不得今天你就是不肯拍片……
对了,律子,那你还要继续拍下去吗?」

律子苦笑道∶「不知道,毕竟我是以西原诗织的身份跟浩司作爱的,有时我
真厌恶自己的体质……啊,不提这个了!我听说罗,西尾向你求婚了哦!」

千里轻捏了一下律子的珍珠,微愠道∶「他不是捏着,就是舔着你这里的时
候说的吧?」

「啊~~~~」律子响起了舒服的呻吟声∶「抱歉抱歉……啊~~不过,那
是因为他说要培养感情嘛!」

千里叹了一口气,撤手後道∶「这家伙,在床上就是藏不住话。」

律子舒了口气∶「呼~~~~那你同意了吗?」

千里摇摇头∶「还没。」

律子有点惊讶∶「咦,你们不是交往很久了?我记得你们是青梅竹马,不是
吗?」

这回换千里苦笑道∶「是啊,而且还把我的处女之身夺走了!唉~老实说,
如果他要娶……不,要骗其它女人的话,一定会产生一大堆怨妇,还不如由我来
制裁他!可是……」千里没有说下去,不过律子大概知道她的感觉。

认识久了,随便惯了,但突然之间说要结婚,千里多少会觉得不安。

律子笑道∶「不过,你喜欢他吧?否则就不会一直吃醋罗!」

千里撇撇嘴道∶「哼,哪有!」

律子笑道∶「每次西尾跟我们作爱时你的眼神都不对,而且一直抽着烟。」

千里强道∶「别……别胡说!抽……抽烟是我的习惯。」

律子笑道∶「不用勉强啦,我也是女人,当然知道这种感觉,而且你平常是
不抽烟的。啊!对了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喔!」

千里看着律子,疑惑道∶「什麽秘密?」

律子道∶「当然啦,这也是西尾在床上时跟我说的……」

千里哼道∶「这家伙!」

律子笑道∶「等一下,等一下,先别生气。他说啊,他最喜欢看到你吃醋的
样子,因为当天晚上你就会特别兴奋,高潮不断……」

还没等律子说完,千里霍然从水中站起来,眼中像要喷出火花一样。她紧握
右拳怒道∶「我要去宰了那家伙!」

律子赶忙抱住她,笑道∶「叫你先别生气的嘛!」

千里听了之後沉默了一会儿,然後放下拳头对律子微笑道∶「那个笨蛋,喜
欢我的方法只能想到让我高潮?」

律子笑道∶「那也没什麽不好就是了。」律子把千里拉回温泉里∶「对了,
千里……如果你答应嫁给西尾,你会不会再拍成人影带?」

千里的反应很快∶「开玩笑,只要他还想继续当成人影片男主角,我为什麽
不拍!」

律子听了之後开怀地「哈哈」大笑起来。

千里不解的问道∶「干嘛,你在笑什麽?」

律子笑着帮千里倒了一杯酒,说道∶「没什麽……只是想到,我们都不是什
麽好女人。」

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诗织跌坐到墙角,眼神中充满着畏惧。

「宽限几天?!」一脸狠毒笑容的西尾道∶「太太~~你以为我们是小学生
吗!」

诗织的丈夫和田被西尾的手下竹井押着,垂头丧气的站在一旁。

「不……不要,求求你放了我们……」诗织颤声哀求着∶「我们会努力还钱
的……所以……所以……」

西尾掏出一张纸,哈哈大笑道∶「哈哈哈~~来不及了,你丈夫已经把你卖
了!」他看到律子雪白粉嫩的大腿,舔了舔嘴唇,淫笑道∶「不过……看起来很
可口的样子……好吧!我来先享用一下!」

不一会儿,诗织身上的洋装已经被撕成碎片了,胸罩及内裤也在剧烈的挣扎
中被褪了下来,展现出匀称的身材。

由於诗织不停地反抗,因此西尾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後,让她安份一点。接
着他把诗织转个身,屁股翘起来,拉开尚未开放的花瓣,细细地用舌尖去转圈描
画。在舌头的刺激下,花朵逐渐开放,并渗出诱人的花蜜,诗织也渐渐发出甜美
的呻吟。

西尾轻笑道∶「好孩子,已经湿淋淋了喔!那麽……」说着便轻轻咬住已趋
饱满的珍珠,小心的往外一扯後,让她弹回去。

趴在地上的诗织发出「呀啊~~~~」的哀鸣,但是花蜜涌出得更多了。

这时竹井把诗织丈夫的裤子脱掉,看到勃起的肉棒很有弹性的矗立起来,他
嘲笑道∶「看起来不光是老婆爽,老公也爽呢!」

西尾抬头起来一看,哈哈大笑道∶「那好!」然後把诗织拖到丈夫面前,命
令她进行口交。

诗织把脸别开,泪水从眼角滚了下来。但是西尾跟竹井不但没有可怜她,反
而一个抓住和田的肉棒,强行把诗织的嘴凑上去。顶了几下之後,诗织勉强张口
吞了进去。

「好好的舔啊!」竹井笑道。

虽然手被绑住,不方便用手控制肉棒的位置,但是诗织仍然很卖力的用嘴唇
控制,同时在吞进肉棒後,用摆动她的头来帮丈夫摩擦敏感带。诗织好像一点也
不会头晕似地努力摆动她的头,并发出「唔~~唔~~」的声音以附和和田的呻
吟……

突然间,律子停了下来,眉头皱着像小山一样。然後……慢慢的把肉棒吐出
来……而且在离开尖端时还刻意的吸吮了一会儿……头抬起来,精液从嘴角滴了
下去……

律子用哀凄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丈夫被西尾及竹井踢开,可是她无能为力……
而且原因不仅仅只是被绑住而已……西尾对诗织的态度也没有文雅到哪里,他把
跪坐着的律子推倒,拉起圆润的臀部,然後把头埋进两股之间。

胯下传来西尾「嘶~嘶~」的舔吸声音,并且大声的嗅着那里的气味。诗织
的脸庞出现了恍惚的可爱表情,「啊~~啊~~~嗯~~~~」她的小嘴也发出
了细微的呻吟。

时机差不多了,於是西尾掏出肉棒,开始在花瓣上来回滑动,刮取晶莹透明
的蜜汁,来滋润他的肉棒。

麻痒从那一条线上直攻律子的心房……她的臀部有了些微的晃动,而且随着
时间的增加,摆动显得越来越不安份。

突然间,西尾把他的肉棒从花瓣上撤离。虽然双手被绑住行动受到阻滞,但
诗织还是急切的想回头寻找那根能填满她的东西。

西尾笑道∶「想要?」

诗织略显尴尬但又充满期待的点点头。

西尾道∶「那麽求我啊!」

诗织「咦」了一声,摇头道∶「不行……我不能说……」

「不说就不给你~~」

诗织悲伤地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,然後用细如蚊叫的声音说∶「求……求求
你……给……给……给我……」

西尾懒懒的道∶「听不到!」

诗织大声了点,又结结巴巴地讲一次。

西尾道∶「给?给什麽?钱吗?你们要给我钱才对吧!」

诗织急道∶「不……不是的,是……是你的……」

「我的什麽啊?」

「啊~~~好丢脸……我不能在丈夫面前说这麽羞耻的话!」

西尾假装生气道∶「真是忧柔寡断!说不说?不说就不给喔!」

诗织沉默了一会儿,然後一咬牙,哀求道∶「求求你给我肉棒!我……我快
受不了了,求求你~~」

西尾淫笑道∶「这才对嘛!不过……你丈夫可是在旁边喔~~」

诗织的眼光是那麽的哀怨!她真的痛恨自己的身体!

但是……诗织点了点头,低声道∶「是的,麻烦你了……」

西尾哈哈大笑道∶「好孩子!就等你这句话!」

西尾要竹井从诗织前面插入,自己则是把肉棒猛力的塞进诗织的花径里。

经过另一个回合的混战之後,竹井从诗织嘴里拔出阴茎,略为搓揉之後,浓
稠的精液就激射到她的脸上。

另一方面,在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发出的哀鸣声中,西尾也在律子的花径内释
放大量的精液,然後让它缓缓地滴出来……

「卡!」野村满意地下令关掉摄影机,自我吹嘘道∶「又是一部好作品!」

工作人员们开始收线及收拾拍摄用具,不过双手还被反绑着的律子却仍然斜
倚在地上陶醉着,一直到西尾开始帮她解开绳索时才渐渐恢复过来。

解开了身上的束缚後,律子勉强站起身来要去洗澡,因为唯已经在一旁等着
了。

不过这时,律子却一眼撇见千里叼着烟坐在沙发上出神。律子走过去把千里
嘴上的烟拿了下来,笑道∶「剧本先生,我的表现如何?」

千里回过神来,扁扁嘴道∶「好到想冲进去把你赶走!」

千里看到满脸精液及笑容的律子,不由得叹口气笑道∶「你呀~~想对你生
气还不知道该从哪里发出来……还不赶快去梳洗梳洗!放心好了,今晚会让西尾
叫我女王的!」

律子放心地笑了笑,转身准备和唯一起到浴室。

千里从背後叫住她∶「律子啊,赶快跟你丈夫维持长时间的高潮吧!」

律子笑着摆摆手,跟唯走进了浴室。

律子站在莲蓬头下,让水能从头淋到脚,洗去身上的汗水及疲倦,当然也洗
去男人们射在身上的精液。

唯问道∶「小律,时间还早,等会去逛一逛吧?」

律子拨了一下头发,笑道∶「好啊,也叫宁子跟千里一起去,好不好?」

唯笑道∶「当然好啊!不过宁子那笨蛋不知道在搞什麽……」

宁子从门外走进来,哼道∶「谁是笨蛋啊!大姊我今天让两个男人伏伏贴贴
的,所以多花了点时间嘛!」不等唯跟律子开口,宁子走过来搂住律子腻笑道∶
「喂喂~~两位,听我说,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到俱乐部打工?」

律子吓了一跳∶「宁子……你有没有搞错?我是人妻呢!」

宁子哈哈一笑道∶「那有什麽关系?反正都拍了那麽多部片子了嘛~~」

律子道∶「不行啦,拍成人影带已经很过份了。」

宁子道∶「哼~~不是很快乐吗?」

律子苦笑道∶「话是不错……可是拍成人影带跟当Callgirl是不一样的。」

这时唯插嘴进来∶「就是啊,你找我就算了,还找小律?你想害她们夫妻失
和啊!」

宁子嘟着嘴说道∶「可是……可是就是因为小律是人妻啊,在店里那才吃香
呢!」

律子笑道∶「不好啦!等会儿还是去找千里一起逛街啦!」

唯道∶「宁子~~不要满脑袋性嘛!」

宁子哼道∶「哼,色情女王没有资格说我!」

「你竟敢叫我色情女王?不饶你!」唯笑着用手指往宁子的花径进攻。

「呀~~~~小律,救命啊~~~~~~~」

「好了啦!你们两个!」

门口传来千里的声音∶「那麽热闹啊?要不要再拍两部?」

「千里!喂喂~~跟我一起去打工好不好?」

「你还不死心啊!」

「打工?」

「这个……哈哈~~我……我们等会儿去逛街好不好?」

「嗯,好啊!不过……打什麽工?」

「没什麽~没什麽!」

「打工啦~打工啦~~~~~~~~~~」

「宁子!」
TOP Posted: 2022-12-07 17:55 #3樓 引用 | 點評
yjy5022


級別: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343
威望:35 點
金錢:1147483833 USD
貢獻:247 點
註冊:2012-03-21

好看,太监了
TOP Posted: 2022-12-07 17:59 #4樓 引用 | 點評
叶的夜 [樓主]


級別:俠客 ( 9 )
發帖:146
威望:189 點
金錢:1112 USD
貢獻:503 點
註冊:2015-09-19

引用
引用第4樓yjy5022於2022-12-07 17:59發表的 :
好看,太监了

原文就这么长……
TOP Posted: 2022-12-07 18:46 #5樓 引用 | 點評
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


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DMCA
用時 0.02(s) x2 s.5, 01-28 02:35